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麒麟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小农女奋斗日常-第5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据他所知,王媒婆夫家并没有地在这山上,联想到对方的名字,眼神暗了暗。

    悄悄的跟了上去。

    王媒婆边走边想该怎么和胡氏说这事儿,胡氏的泼辣谁不知道,她不想惹得一身『骚』。

    对于跟在身后的李榆,一点也不知情。

    别说王媒婆心不在焉了,就算她这会儿机警灵敏,也别想发现李榆的踪迹。

    当兵多年终归,难道全是凭借的运气与死神擦肩而过吗?

    战场上刀枪不长眼,每年缺胳膊断腿的人不在少数。

    见王媒婆一路进了刘家,李榆便没有再跟着了。

    既然知道了是谁,那接下来的事情还不简单吗?

    这个刘富贵还真是死『性』不改啊,腿都断了还想招惹他的甜儿?

    李榆眼里的冷芒一闪而过。

    至于为何直接确定是给刘富贵求娶赵甜,而不是给把家里女儿嫁给赵家兄弟?

    村子里谁不知道他刘家胡氏一门心思的想拿家里女儿攀高枝。

    就现在赵家的情况,虽说比之前好得多,可还入不了胡氏的眼。

    这还多亏了赵忠和杨氏把赚的钱打了几个折才说出去,这才少了多少事儿。

    冷哼一声,李榆径直往家里方向去了。

    中午快步赶回来准备在赵家蹭饭的心思这会儿早已经消失不见。

    谁这会儿还有心思吃饭啊,自给儿媳『妇』被人给惦记了,这饭吃得下吗?

    这边王媒婆正在胡氏面前小心翼翼的说着赵家的答复。

    当然不可能直说,毕竟她没确切说明是谁让她来探口风的。

    但杨氏的回答也很明确了,村子里其它人家都不考虑,难道刘家这种人家还有希望吗?

    用脚趾头想也是不可能的啊。

    听了答复的胡氏心烦气躁,王媒婆见此立刻找机会走了。

    胡氏眉头一皱,嘴里正想骂两句,就听见屋里刘富贵在叫她。

    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变了,笑得别提多和蔼可亲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多慈祥的人呢。

    在院子里晾衣服的刘梅花见此,忍不住松了口气。

    她家这个火坑,她们是走不出去了,但是她可不想再有别的女孩儿踏进来了。

    前不久才去了的弟妹钱莹莹可不是一个例子吗?

    那样不好的一个女孩儿,她都觉得于心不忍。

    更何况是甜儿那样娇弱的女孩儿,听到赵家拒绝。

    她的心才放回了肚子里。

    只不过……弟弟恐怕又要发脾气了。

    正想着呢,屋子里就传来摔碗的声音,伴随着歇斯底里的怒吼。

    “不可能,甜儿是我的妻子,不可能会拒绝!”

    “一定是杨氏那个老贱人,嫌贫爱富不让甜儿嫁给我!”

    “娘,你给我想办法啊”

    “……”把屋子里动静听得一清二楚的刘梅花抿了抿嘴,心又提起来了。

第95章 恐惧() 
桂花镇

    刘老汉正在和一群汉子搬货; 这是他在码头上找的活。

    桂花镇是杏花镇隔壁镇子; 靠着一条大运河; 很多货物都是从水上来; 所以经常需要一些人搬货。

    刘老汉在这儿干活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今年趁着有时间; 他又来了; 或许可以说是又被胡氏赶着来了。

    想想刚认识胡氏的时候对方的样子,虽说不上是温柔贤惠,却也没有什么坏心思,人也算勤快; 说话直了点; 是个爽快人,和现在这个泼辣蛮横不讲理的人,完全没有相像的地方。

    想想也是自己对不起她。

    每次想到这儿; 刘老汉心里就酸涩无比,要不是当初自己毁了她的清白,她也不至于嫁给他; 如今一切都是自作自受。

    胡氏不养老人; 不亲弟兄; 不敬长辈; 不喜欢女儿; 这些他都知道; 但这些都是他的错; 所以对于胡氏的作为他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村子里的男人女人都看不起他; 他知道,但那又怎样?终归是自己亏欠了她。

    心里想着事,刘老汉没注意到,自己旁边码得高高的袋子摇摇欲坠。

    在他走过来的时候,轰然倒塌。

    “救人啊”

    “压死人了”

    “粮食垮了啊!”

    “……”刘老汉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被压碎了,头晕目眩,这是最后隐约听到的声音,随即陷入一片黑暗。

    “娘,我腿疼,你把桃花给我叫过来”刘富贵半躺在床上,对胡氏说到。

    眼里的『淫』邪一闪而过,喉咙不自觉的动了动,咽了咽口水。

    都说熟桃子最好吃,那年轻小寡『妇』的味道确实不错。

    可他现在这个样子,哪里吃得到?

    不过家里还有个小桃子,解解馋也不错。

    “那死丫头能干嘛?等她干活,娘下次去镇上给你买肉吃”对儿子的话胡氏有点不赞同,眼里话里的厌恶毫不掩饰。

    “娘,我一个人无聊,你让她来给我解闷” 刘富贵有点不耐烦。

    他娘怎么这么墨迹?话真多!

    “好好好,都听你的,你别动,我去给你叫来,你腿上的伤可不能『乱』动”胡氏对女儿像是刻薄的奴隶主一样,对刘富贵这个儿子倒是特别疼爱。

    听刘富贵这么说,立马放下手中的东西去外头叫人去了。

    看着他娘的背影,刘富贵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

    “桃花,给我过来,死丫头,去哪儿了?”刘桃花正在院子里洗衣服,是昨天刘富贵和胡氏换下来的。

    自从生了大女儿刘梅花之后,胡氏就再没洗过衣服,孩子小的时候是刘老汉洗衣服,等刘梅花五六岁的时候就是刘梅花洗。

    后来又生了刘桂花,刘梅花就要洗衣服带妹妹,家务活都自己干。

    胡氏就带刘富贵,啥活也不干。

    后来又有了刘桃花刘杏花,家务活就是姐妹几个包了。

    “娘,你叫我? ”刘桃花在围裙上擦擦手,小声的问。

    身子不自觉的有点缩在一起,她娘叫她?能有什么好事儿?

    “不叫你还叫鬼啊?死丫头,还不进来,你哥一个人闷得慌,找你解闷”胡氏瞪了刘桃花一眼,死丫头,没眼『色』。

    “哥叫我干嘛啊?”刘桃花低声的问,身子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谁家哥哥会叫妹妹解闷?何况……

    想起那日的遭遇,刘桃花忍不住红了眼眶。

    “咋那么多话呢?让你进来就进来,死丫头,别给老娘我拿乔啊,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你要是惹你哥生气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胡氏张口就骂,唾沫横飞,手还在刘桃花身上掐了两把。

    要不是怕儿子等急了,她真想拿扫帚狠狠的抽这个死丫头一顿。

    果然女儿都是讨债鬼,一个个的,当初生下来就应该淹死在马桶里。

    “诶”被掐了的刘桃花痛得龇牙咧嘴,才想起她娘胡氏是个什么人,哪里还敢问别的?

    跟着胡氏走了进去。

    “娘,你出去吧,让桃花在这儿待着陪我,我饿了,想吃你做的红烧肉了”刘富贵看了缩在旁边的刘桃花一眼,对胡氏撒娇到。

    “这会儿家里没肉啊?”胡氏皱眉。

    “娘,你去镇上给我买嘛,我想吃肉了!娘”想想今天自己的目的,刘富贵压下心里的暴躁。

    “行行行,娘去给你买,你别动着腿了啊”见儿子这么喜欢自己的手艺,胡氏心里高兴,也顾不得镇上远了。

    警告了刘桃花几句,让她好好照顾刘富贵,就去自己房里拿着钱匆匆出门了。

    这会儿还不算太晚,镇上说不定还有卖肉的,她得快点,买块好肉回来给儿子做红烧肉。

    胡氏没想过让女儿去买,这些死丫头,万一在上头咬了两口怎么办?那可全都是给富贵的,哪里有她们的份儿。

    看着胡氏出门的背影,刘桃花眼里闪过怨恨,凭什么刘富贵想吃什么娘就去给他买?

    她们姐妹却连饭都吃不饱!还要整天干活?

    只是低着头,耳边的头发垂下来挡住了刘富贵的视线。

    刘富贵见胡氏走了,贪婪的看着面前的“妹妹”。

    说起来刘桃花也十八了,瘦是瘦,胸脯上却鼓囊囊的。

    “桃花,你坐过来”因为断腿还没长好的原因,刘富贵还不能下地走动。

    “…哥,你有什么事儿?”刘桃花后退两步,小心翼翼的问。

    纵然心里再不喜欢这个哥哥,面子上刘桃花也不敢对他流『露』出一点儿不满。

    要是刘富贵高速了胡氏,她们姐妹几个都逃不了一顿毒打,饭也没得吃,她不想连累姐姐们。

    “小蹄子,给你脸不要脸是吧?老子让你坐过来你没听见?耳朵聋了啊?”对刘桃花,刘富贵可没有面对胡氏时那样的耐心。

    到底是脾气暴躁易怒的人,忍不住骂了起来,唾沫都溅到刘桃花的脸上了。

    “…哥,我衣服还没洗完呢……”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一眼半躺在床上的刘富贵,又快速垂下头。

    以往给刘桃花几十个胆子她也不敢这么婉转的拒绝刘富贵,因为即便是婉转,那也是拒绝。

    对于刘富贵这个家里的霸王来说,胡氏都要小心翼翼的哄着这个儿子,她们作为最底层的,哪里敢拒绝?

    可想想昨日刘富贵拉住她…想要……

    刘桃花心里的胆子就大了些。

    以往刘富贵怎么欺负她们姐妹她都可以忍受,唯独这件事,她不想忍。

    “洗衣服?老子喊你洗衣服了?娘让你进来陪我的,你可别在那儿装样,等会儿看娘回来了怎么收拾你”刘富贵冷笑一声,气的不行,故意曲解胡氏的意思。

    以往哪个敢拒绝他?这会儿看他腿断了,就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心里打定主意即使刘桃花等会儿过来了,他也要让胡氏狠狠的打她一顿。

    不给她点颜『色』看看,还真不知道家里谁当家做主了!

    他却没有想到,以往听话的妹妹却没那么听话了。

    “哥,我衣服还没洗完,我先出去了”刘桃花听到刘富贵威胁的话,身体忍不住颤抖。

    可依旧还是迫使自己说出了这番话,看也不敢看刘富贵一眼,匆匆往屋外走去,仓皇而逃。

    “你个贱人,站住!”刘富贵伸出手想抓住刘桃花,无奈两人离得远,刘桃花又走的快,他竟然连一片衣角都没『摸』到。

    还因为上身的动作扯到断腿,疼得他直吸气,冷汗密密麻麻的冒出来,跟着脸流。

    接连发生的事情让刘富贵的理智被愤怒所冲溃,眼睛都气红了,面目扭曲,暴戾的气息浓郁,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把心里话都骂了出来。

    “□□个小□□,给你脸了吧?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老子愿意干你是你的福气”

    “还敢拒绝?等会儿看我不打死你!”

    “还不爬进来脱光了衣服服侍老子?不然等会儿干死你”

    “小『骚』…货,你敢拒绝我?”

    “千人骑万人枕的□□,等老子玩够了,要把你卖到万花楼去”

    “妹妹,他竟然?”一大早就出去打野猪草的刘梅花和刘桂花一回来就听到刘富贵在破口大骂。

    “大姐,二姐”心里害怕的刘桃花看见两个姐姐回来了,心里的委屈一下子涌上心头,泪水大颗大颗的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